黑龙江一居民楼发生爆炸 一人疑为逃生从五楼跳下


西班牙社会以尊老敬老闻名,但眼下的境况对它来说很艰难。“一片混乱,无论是医护还是卫生官员都束手无策,官员最头痛的问题是毫无经验可言。”当地自由撰稿人兼时政评论员费尔南德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让老人先走,让年轻人活着”的理论现在无法做出谁对谁错的结论,等疫情结束,再请专家在法理、伦理、病理上去争出个结果吧。

“少出门”,是防控疫情的“法宝”之一。但是,日本对此进行推广以后,发现许多老人整日在家看电视,几乎隔绝了与外面的来往,两三周后,他们走路时已经摇摇晃晃了。日本老年医学会认为,每位老年人在两周内不行走活动带来的肌肉量减少,相当于通常情况下7年的肌肉减少量。因此,该会建议居家老人不要久坐看电视,至少在插播广告期间要站起来活动;在家要做广播体操;天气好时要外出散步,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日三餐要保持营养等。

据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发布的悬赏通告,吴洪波,男,1993年11月18日出生,重庆市秀山县钟灵镇某村人,身高165CM左右,体态偏瘦。警方在悬赏通告中称:“若发现在逃犯罪嫌疑人吴洪波的藏身住所、活动轨迹或者其他线索的,请及时告知,如检举线索经查实并助公安机关破案,我局将奖励举报的有功人员人民币叁万元(30000元)。”“军队看到一些完全被遗弃的老人,甚至一些已经死在了床上。”西班牙国防大臣23日描述的疫情惨状令人惊愕。这两天,一位意大利72岁神父将呼吸机让给年轻人后去世的故事,也令人不胜唏嘘。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沦陷,33亿人遭受封城,而在这场危机中,老人是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医疗资源的不足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这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那些疫情严重的发达国家,真的到了必须牺牲老年人的程度?《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记述了疫情冲击下所在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西班牙的死亡病例数于3月25日超过中国,仅次于意大利。据西班牙媒体26日报道,西班牙巴亚多利德一名81岁的新冠肺炎患者23日因病情好转被转出ICU病房,却在短短36个小时后病亡。“昨天,他们把她转出时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经躺在坟墓里。”这位病人的姐姐这样感叹。

相较在中国,无论几个月的婴儿还是103岁的老人都被一视同仁对待,意大利需要面对现实,做出取舍。但就记者的亲身体验来说,意政府无论口头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彻底放弃老人,直升机在全国范围内转移重症患者,调配病床存量,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仍在开辟新的重症病床。

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一名医生说,“过去几天,我们不得不在40多岁的病人和60多岁的病人之间做出选择,决定谁可以用唯一剩下来的一台呼吸机……我是医生,我是来救人的,我不是法官,我不能决定谁应该死。”这样的考验太多,以致原本压力超负荷的医护人员身心更加疲惫。最近,威尼斯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投河自杀,目前尚不能确定自杀原因,但这家医院在几天前成了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伊朗新冠患者回忆:医生没防护服 护士一周俩口罩

日本:不见“白发如云”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