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欧最新研究:世界将经历完全不同的特殊时期


由于今年在云南延误了行程,返乡前刘忠华就计划要在家乡呆到4月15日,让蜜蜂在下一次转场前吃饱肚子。不过,返乡过程的艰辛出乎预料。

这种养蜂方式称为“转地养蜂”。我国是世界第一养蜂大国,蜂群数量超过900万群。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吴杰估算,按照蜂农人均养蜂30群来算,全国约有30万名蜂农,其中至少半数需要转场养殖。据公开报道,每年我国蜂农多数转场超过5次,平均每人转场距离超过3000公里。

虽然前景困顿,很多老一辈蜂农依然舍不得放弃。

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春节前,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

按照防疫要求,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在云南进行健康检查,办理健康证明并找当地村镇盖章。他们本以为有了证明,加上官方政策支持,可以顺利归程。但3月10日当天,众人还是卡在了湖北公安县下高速的路口,离家一步之遥。

3月初,刘忠华与贺福平等人的饲料问题基本解决。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立即着手返乡,全年的转场抢蜜大战才刚刚开始。由于春繁的耽搁,接下来的时间一刻也不容松懈了。

他打算坚守到4月20日,随后回到根据地山西,在运城赶第二场泡桐、苹果和洋槐花期。由于错过湖北的油菜花期,贺福平估算损失至少6万元。儿子今年30岁,贺福平本打算年底用卖蜂蜜的钱加上积蓄给孩子置办婚礼,并给小夫妻买套婚房,这一计划眼瞅着泡汤了,“今年不赔钱就知足了”。

近期,农业农村部接连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解决蜂农转场放蜂难、饲料运输难等问题,推动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

在刘忠华的家乡,老一辈蜂农们几乎都在坚守。近几年由于收入下滑,也有少数人转行养殖小龙虾,但做了一段时间又回归老本行。刘忠华也考虑过转行,有人劝他年纪大了应该在家谋个稳定的行当,多陪陪家人,但最后他还是舍不得蜜蜂。“希望政府能在经济上更多支持蜂农,至少让蜂农能在今年的疫情中活下去。”

境外输入第29例,男,38岁,中国籍,居住地英国伦敦。该患者自俄罗斯莫斯科乘坐航班(SU204),于3月28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6℃,申报有干咳、乏力和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送往天津市河东区盛澜国际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29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